Home竹巴穹恭第九世穹恭仁波切圖多確幾汪秋(Thutop Choekyi Wangchuk)

第九世穹恭仁波切圖多確幾汪秋(Thutop Choekyi Wangchuk)

秘密主第九世竹巴穹恭仁波切住世祈願文

 



現今第九世的穹恭仁波切,誕生於北印度喜馬偕爾邦的基諾爾(Kinnaur)地區的一個傳統家庭。他父親的根本上師是第八世穹恭仁波切,並且是位刻苦修學的瑜珈士。在仁波切四歲時,第十六世勝者噶瑪巴(Gyalwa Karmapa )認證他是穹恭仁波切的轉世。在第八世穹恭仁波切圓寂後,第十六世噶瑪巴寄給第八世康珠仁波切三封信,信中詳述竹巴穹恭仁波切轉世化身所在鄉里的精確位置、屋舍、家庭和生肖。隨後,康珠仁波切帶領數位瑜珈士展開尋訪轉世靈童之旅,一起去拜訪仁波切的父母。仁波切六歲時,即被迎請到北印度札西炯的康巴嘎佛學院,舉行認證昇座典禮,接續穹恭傳承法座。隨後,仁波切的教育訓練課程即正式開始,其中包括:拼字、書寫、閱讀、儀軌、塵色壇城、觀想與禪定等。

第九世穹恭仁波切在康巴嘎寺,由第八世康珠仁波切主持昇座大典的歷史照片

仁波切在十四歲之前,一直留在康巴嘎佛學院,按照傳承的要求,持續修學寺院中的課誦經文,並接受教法的傳授、解釋與口傳。其間,仁波切也曾向多位偉大的上師求教,其中包括著名的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欽哲仁波切將西藏佛教所有主要教派的教法,傳授給了穹恭仁波切。在仁波切十四歲那年,與康珠仁波切一起受邀往訪不丹。在不丹,康珠仁波切將竹巴噶舉傳承教法完整地傳授給他。康珠仁波切在給他四十五種法類的密集傳授之後,不久即進入涅槃,當時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也還留在不丹。此後,仁波切即從他的第二位根本上師─怙主頂果欽哲──領受了諸多法門,直到1995年欽哲仁波切圓寂。其間,在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的要求之下,仁波切先後圓滿了包括:金剛橛、綠度母、無量壽佛、金剛手菩薩、作明天女、蓮華生大士等,許多主要本尊法的閉關。仁波切此生從學的主要上師,除了康珠仁波切與頂果欽哲仁波切,尚有:初悉阿帝仁波切(Trulshik Adieu Rinpoche)、不丹國師傑堪布(Je Khenpo)和祖古烏金仁波切(Trulku Orgyen Rinpoche)、初悉確吉羅卓仁波切 (Trulshik Chokyi Lodro Rinpoche) 達龍傑珠仁波切(H. H. Taklung Tsetrul Rinpoche) 等上師。


康珠仁波切(右)禮請頂果欽哲仁波切(左)至康巴嘎叢林弘法時合影留念

欽哲仁波切如對待蓮花生大士般禮敬康珠仁波切,甚至連踐踏其影子的微小失禮也不曾有過

 

阿帝仁波切駐錫札西炯康巴嘎寺與穹恭仁波切合影

 

師徒合影:右起為先札仁波切初悉阿帝仁波切

確嘉仁波切、康珠仁波切 穹恭仁波切、措尼仁波切、薩竹仁波切、鐸宗仁波切、阿曲瑜珈士


穹恭仁波切度過成長歲月的康巴嘎叢林佛學院

 

在十七歲那年,仁波切進入「雪扎」(Shedra)(最高級佛教學院),修學西藏佛教各派的主要哲學理論。十九歲之後專攻哲學研究達九年之久,在二十八歲取得堪布(Khenpo)(相當於哲學博士)的學位。從「雪扎」畢業之後,在仁波切開始弘法之前,他被推選為康巴嘎佛學院的院長,以及札西炯周邊地區,六百餘位藏民的精神領袖。仁波切雖還年輕,但已為喇嘛們新建完成了一所學校,其餘在札西炯的工作還包括:修復寺院中損壞的屋舍殿堂,協助每年度的大成就法會經費上的支應,出資改善周邊社區乾淨用水的供應系統,提高僧侶的教育水準,改善工人的薪資待遇,鼓勵年輕人服務鄉里,供應基金幫助老貧民眾等,也贊助寺院與社區醫藥、住宅與衣物的改善計畫。此外,仁波切還風塵僕僕,經常來往於歐洲、北美、南美、東南亞及台灣,作全球 的弘法之旅,為令眾生離苦得樂不辭辛勞。



第九世穹恭仁波切與喇嘛們在印度那爛陀佛學院合影


第八世穹恭仁波切的弟子在基諾爾所建的小寺院,於仁波切回鄉弘法時獻與仁波切


由於受到民眾熱烈的祈請 ,穹恭仁波切回到出生地基諾爾弘法

當地民眾以最隆重的禮節迎接仁波切的到來

前導的瑜珈士,是上一世穹恭仁波切的弟子,在離開西藏的原寺後,即常駐於基諾爾教化民眾


仁波切在基諾爾殘破的古寺弘法

現在,仁波切進行中的計畫是完成在鈷魯的「德千穹闊林」叢林佛學院以及寺院周邊的相關計畫,包括:增建僧房、興建蔣巴罷沃佛學院、建設潔淨的飲水系統、籌募僧侶膳食基金、興建拉傑瓦閉關中心在出生地的基諾爾創建尼師的修院與法海出版工作。另外,仁波切還需預備基金,來修復西喜馬拉雅地區,特別是他出生地基諾爾的古老寺院。

 

Free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