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巴穹恭傳承

  • 列印

第八世穹恭仁波切切圖多確幾嘉措法相

法相照片由德千穹闊基諾爾寺院提供

至尊竹巴穹恭仁波切,是竹巴噶舉最重要的傳承上師之一。這一化身轉世系統,在五百年前的十六世紀,就已經在西藏成立了。現世的穹恭仁波切,是這一世系的第九世轉世活佛。

穹恭仁波切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也是竹巴噶舉三位主要傳承持有人之一。他的過去世,可以上溯及世尊住世之時的古印度,當時他是佛陀的侍從,多聞第一的阿難陀(Ananda)尊者。之後的化身轉世,有:古印度偉大的密乘成就上師-鄔仗那國的因渣菩提(Indra Bhuti)國王、大手印傳承祖師大成就者帝洛巴(Dilopa)、八世紀西藏大譯師毘盧遮那(Lochen Verotsana),九世紀大力護持佛法的西藏國王赤熱巴堅(Tri Ra1pachen)、密勒日巴的心子-如月的熱瓊巴多傑渣巴(Rechung Dorje Drakpa)(金剛名稱)、大德噶譯師(Palchen Galo)、大黑天法門成就者-超勝的參嘉卡切(Phuijung Samgyal Khache),以及密主南喀巴桑(Sangdak Namkha Palzang)等大師。

夏仲確幾袞波(第一世竹巴穹恭)是藏傳佛教竹巴噶舉傳承主要上師之一。

第一世竹巴穹恭一生都在修持金剛手與四臂大黑天等法門,因此在金剛手與四 臂大黑天的教法成就上,他是位無與倫比的大師。因為傳承沒有中斷,所以傳承的加持仍然完好無損。據了解,他所持誦總攝輪勝樂金剛、金剛瑜珈女、金剛手、瑪 哈嘎拉等法門的咒語,都超過一億遍。因此,他被認為已達到了非常高的證量。

仁波切的傳承在竹巴噶舉派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渣日」(Tsari)是金剛乘的閉關聖地,而德千穹闊傳承是竹巴噶舉在「渣日」的掌管者。「渣日」是西藏竹巴噶舉最知名的閉關中心。

他的心靈修持影響力由駐錫於拉薩附近的德千穹闊林所統攝。自15世紀以來,每一世的德千穹闊傳承都為竹巴噶舉傳承做岀重大的貢獻,在每個世代它將實修大手印獨特的傳統瑜珈變得更出色來傳授給竹巴噶舉的轉世活佛們。幾個世紀以來,仁波切的傳承被認為保持了竹巴噶舉傳承的清淨與活力。仁波切藉由將教法傳授給傳承持有人康珠仁波切,因此傳承教法得以在整個西藏東部地區傳播。

第一世竹巴穹恭仁波切是第四世嘉旺竹千貝瑪嘎波(Gyalwang Druckchen Pema Karpo)和第一世竹巴永津拉傑瓦(Yongzin Lhatsewa)的上師之一。第三世竹巴穹恭確幾汪秋(Choekyi Wangchuk)是第三世永津格列協巴(Yongzin Geleg Sherpa)與第三世康珠昂旺貢噶滇謹(Khamtrul Ngawang Kunga Tenzin)的根本上師,第三世康珠仁波切將竹巴噶舉的教法傳到整個藏東地區。第四世穹恭仁波切是第四世永津姜巴罷沃(Yongzin Jampal Pawo)的上師,而第四世永津仁波切是第八世竹千仁波切丘吉囊瓦(Drukchen Kunzig Choekyi Nangwa)的根本上師。第五世竹巴穹恭姜巴多傑(Choegon Jampal Dorje)是第五世康珠竹舉尼瑪(Khamtrul Drupgyu Nyima)的根本上師。第六世竹巴穹恭確幾賢年(Chokyi Shenyen)是第六世永津協恰袞謙(Yongzin Sheja Kunchen)的根本上師。第七世穹恭仁波切的弟子包括第六世康珠滇貝尼瑪(Khamtrul Tenpe Nyima)、第一世竹汪措尼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第六世囊千阿帝仁波切等。

第八世穹恭仁波切是第六世康珠滇貝尼瑪的弟子。他的一生完全奉獻給竹巴噶舉教法的保存與實修上。竹巴噶舉傳承中沒有任何一位上師沒有接受過第八世穹恭仁波切的灌頂。他的主要弟子有:第十一世勝主竹千(Gyalwang Drukchen)仁波切、第七與第八世康珠仁波切、第八世囊千阿帝(Nngchen Adeu)仁波切、 竹巴突謝仁波切(Drukpa Thugsey Rinpoche)不丹國師傑堪布(H.H. Je Khenpo Kunleg of Bhutan)、 竹汪夏加師利(Drubwang Shakya shri)、 阿波仁波切Apo Rinpoche 第二世措尼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和先札仁波切(Sengdrak Rinpoche)等。今天,竹巴傳承持有者皆從第八世穹恭仁波切的傳承而來,因此他不僅保持了清淨的傳承,也是金剛持的體現。

1940年,第八世穹恭仁波切應第八世康珠仁波切之邀到康巴嘎傳法,隨後他也答應當時囊千國王的邀請,在囊千地區給予整個竹巴噶舉傳承的灌頂。當時第八世康珠仁波切和其他囊千地區數以百計的上師都得到完整的竹巴噶舉傳承教法。在當時第八世穹恭仁波切說明為何選擇在囊千地區而不是康巴嘎傳法的理由,是因為在未來囊千阿帝仁波切將會承擔起竹巴噶舉傳承。囊千阿帝仁波切從那時起,便成為囊千地區竹巴噶舉傳承持有者。如預言一樣,後來阿帝仁波切在1990年代初期,他被邀請到印度給予仁波切,堪布和僧侶所有竹巴噶舉傳承教法。接著阿帝仁波切到了西藏,在超過六十座寺院給予僧侶那若巴(Naropas)六瑜珈的教法,引導上千位大手印和大圓滿的禪修者,在不同的寺院給予數百位大成就者(Drubchens)實修的教導,並重編超過120冊竹巴噶舉的法本和建立許多閉關中心。阿帝仁波切後來再次訪問不丹和印度,給予每一位從不丹國師傑堪布傳承出來的竹巴噶舉上師灌頂。

第八世康珠仁波切在訪問以金剛乘為國教的不丹王國時,是西藏首次掌握黃色圍巾的金剛上師。不丹國王要求康珠仁波切領導整個不丹的竹巴噶舉。阿帝仁波切與康珠仁波切都是第八世竹巴穹恭仁波切所傳授之竹巴噶舉教法的主要傳承持有人。

在1950年代末期,他来到了北印度的基諾爾,在那裡他有無數虔誠的弟子,包括目前的穹恭仁波切刻苦修學的具證瑜珈士雙親。他在1964年, 在基諾爾(Kinnaur),以八十高齡進入涅槃。

現今第九世的穹恭仁波切,於1966年誕生於北印度喜馬偕爾邦基諾爾(Kinnaur)地區的一個瑜珈士家庭。在仁波切四歲時,第十六世勝者噶瑪巴(Gyalwa Karmapa )與 第八世康珠仁波切認證他為穹恭仁波切的轉世。仁波切被迎請至北印度札西炯的康巴嘎佛學院,舉行認證昇座典禮,接續穹恭傳承法座。隨後,仁波切的教育訓練課 程即正式開始。仁波切從主要教師第八世康珠仁波切獲得主要的竹巴噶舉教法。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給予仁波切藏傳佛教四大派的教授。

他還從阿帝仁波切獲得完整竹巴穹恭傳承實修的教授。經過完整的訓練,他曾擔任康巴嘎佛學院的金剛上師十年,被推選為康巴嘎佛學院的院長職務三年。他的其他上師,包括第十六世勝者噶瑪巴、不丹國師傑堪布(Je Khenpo)和祖古烏金仁波切(Trulku Orgyen Rinpoche)、初悉確吉羅卓仁波切 (Trulshik Chokyi Lodro Rinpoche) 、達龍傑珠仁波切(H. H. Taklung Tsetrul Rinpoche) 等上師。仁波切的教學清晰明確,他的熱情和幽默的展現使他成為令人讚賞的上師。他目前經常在世界各地弘法,包括印度、東南亞、歐洲、北美和南美洲。

他目前居住在北印度鈷魯山谷,他為了重建新的「德千穹闊」叢林佛學院不辭辛勞地工作,「德千穹闊」寺院提供藏族和喜馬拉雅佛教界教育的機會。寺院的中心目的是在這個充滿壓力的世界下,維護和促進西藏文化、傳統和佛教教義的推展。

致謝:上述穹恭仁波切法相由德千穹闊林在北印度基諾爾主要分支寺院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