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永傳承 (Shab-Yong Lineage)

  • 列印

夏仲穹恭(Shabtrung Choegon)和竹巴永津(Drukpa Yongzin)傳統上稱為「夏永」。「夏永」傳承經常被比喻為竹巴噶舉傳承太陽和月亮。「德千穹闊林」寺院幾世紀以來都是竹巴噶舉傳承靈修的根本源頭。有許多竹巴噶舉傳承的上師都是以穹恭和永津為他們的根本上師,然後建立起自己的傳承系統。

第一世穹恭仁波切執金剛確幾袞波法相 (1507)
第一世永津仁波切拉傑瓦昂汪桑波法相 (1547-1614)

第八世阿帝仁波切說,在竹巴傳承,「德千穹闊林」持有竹巴噶舉傳承就是祖先起源或是河流的源頭一樣。「德千穹闊林」是訓練仁波切與僧侶成為傳承持有者的地方,學生從喜馬拉雅各地區前來就讀,這是整個竹巴傳承文化的焦點。第五世嘉旺竹巴帕桑汪波(H.H. Pagsam Wangpo)、第八世嘉旺竹巴(H.H. Kunzig Choenang)以及每一世康珠仁波切的傳承主要都是來自於夏仲或是永津(Shabdrung or Yongzin)在寺院的口傳與教示。

目前第十二世嘉旺竹巴寫道,「德千穹闊林」在西藏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引導許多實修者走上證悟解脫之道,它是我們竹巴噶舉傳承許多偉大的教法與重要寺院的源頭。

至尊竹巴穹恭仁波切與竹巴噶舉大上師之傳承世系表


穹恭一世之弟子,以教主竹千仁波切四世貝瑪嘎波與永津一世拉傑瓦昂汪桑波最著名。穹恭與永津兩位仁波切,在傳統上教法會輾轉傳授。前輩仁切波圓寂後,則由後輩仁波切尋訪及認證轉世靈童,並且授與他傳承持有人的一切必要教育。

永津一世教育了康珠昂旺滇沛、拉達達蒼熱巴(達蒼熱巴建立了位於拉達克首府「列」城的嘿密寺,使竹巴教法傳遍了拉達克)和鐸宗袞丘嘉波(鐸宗袞丘嘉波在拉傑瓦(Lhatsewa)所說的西藏較低的地方(中國)創立了根本寺院及其分支的寺院)等三位傑出弟子,分別建立起各自的轉世系統。

康珠一世與二世,常駐大樂法輪洲寺,康珠一世昂旺滇沛是永津一世(昂汪桑波)的弟子,第二世康珠貢噶滇沛(Kunga Tenphel)是永津二世貢嘎倫珠(Kunga Lhundrup)的弟子。康珠三世奉根本上師穹恭三世之命,在中藏開啟了他的佛法事業,傳遞「德千穹闊」的傳承。第四世康珠仁波切-大班智達確幾尼瑪(Choekyi Nyima)是穹恭四世姜貢偕巴(Jamgon Gyepa)與永津四世姜巴罷沃(Jampal Pawo)的弟子,他建立了康巴嘎寺院。(康珠三世雖經康地弟子請求蓋廟駐錫,但康珠三世未應允,直到康珠三世圓寂之後,康地的弟子以康珠三世曾決定的寺名集資蓋廟,因寺廟位於康地,所以稱為「康巴嘎」)。

康珠一世的弟子,有九位以「嘉措」(大海之意)為名的傑出弟子,其中吉噶索南嘉措(Dzigar Sonam Gyatso)、 囊千初悉欽列嘉措(Nangchen Trulshik Trinley Gyatso)、竹古確嘉嘉措(Dugu Choegyal Gyatso),分別建立起以吉噶、阿帝、確嘉為仁波切頭銜的轉世系統。這些以大海之名的傳承所建立的寺廟,總數超過300多間,其來源全部都是出於夏永傳承。不管是直系的或是支系的寺院,他們所持有的竹巴夏永傳承不是來自夏永傳承就是康珠仁波切,這樣的佛法傳承在東藏已經持續300多年

上列包括穹恭、永津、康珠、達蒼熱巴、鐸宗、吉噶、阿帝、確嘉等八個轉世系統,目前都以轉世達八或九世。其中因歷代穹恭仁波切都較為長壽,因此傳承雖最早二、三代,卻僅有九世轉世。

以上為竹巴噶舉教主之外,所有竹巴噶舉傳承康藏地區的轉世大上師。其教法傳承,都是來自於大樂法輪洲。表列如下:

 

以上法相圖片由青海囊千喀阿帝仁波切寺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