鈷魯(Kullu)簡介

至尊竹巴穹恭仁波切在決定重建「德千穹闊」大叢林之時,曾經考慮在尼泊爾境內選址,但為了保持現存教法,以及復興傳承和展望未來,經徵詢過各教派教主及上師的意見後,決心在北印度喜馬偕爾邦的鈷魯地區重建此一叢林。對於選定現址作為重建基地,仁波切曾有如下的開示:

鈷魯地區,民眾信奉藏傳佛教的傳統,已有千餘年的歷史,向為環喜馬拉雅地區藏傳佛教的重鎮。印藏之問佛法交流,此地也曾有門戶的地位。

在西藏佛教的後弘期,留學印度的求法僧侶,若不是由中藏取道尼泊爾赴印度,便是由藏西取道鈷魯赴「迦濕彌羅」(今天的喀什米爾),再轉赴印度。其間雖然大多數的譯師都由尼泊爾往返印度,但也有部分譯師是取道鈷魯的。其中後弘期最享盛名的寶賢大譯師(羅千.仁欽桑波),便是其中最著名者。

寶賢譯師在赴印之前,即已是位很好的修行人。在求法過程中,所求之法要,立即會閉關印證。因此在他遠赴「迦濕彌羅」途中,沿著鈷魯周邊喜馬拉雅山區,就有他所修建的小寺院和閉關岩洞,總數超過百所,區域居民也深受感召而改宗佛法。至今此地的山區,佛教依然昌盛,仍有為數眾多的佛弟子,特別是竹巴噶舉的信眾。由於尼泊爾境內和南印度已有多所佛教叢林大學,而此地則少有大型佛寺,因此仁波切才決心在此重建「德千穹闊」大叢林,以利益西喜馬拉雅山區的眾生。

自古相傳,佛教中凡聖同居的聖地,如:金剛座(菩提迦耶)、波達拉(普陀落迦山)、中國五臺山、鄔仗那(鄔迪雅那、蓮華生大士的降生地)。及佛陀宣說般若經的靈鷲峰等等之外,此地即所謂的「空行淨土」(嘎爾夏堪卓嶺,嘎爾夏空行洲),具足證量的菩薩僧或瑜珈士,以及信心堅定的凡夫行者,在此地修行閉關,經常可以得值勇父空行示現,因此藏傳佛教中有多位大士曾在此地閉長關,如噶舉派的密勒日巴、熱瓊巴,和曾為第三世噶瑪巴自生金剛(攘炯多傑)的上師之竹巴喇嘛-鄔堅巴。鄔堅巴在此地閉關時曾有無數空行母奉獻給他時輪金剛的教法,因此寫下很多時輪金剛法的註釋和儀軌,此地也就成為時輪金剛教法的聖地。鄔堅巴對時輪法門的影響很大,如今時輪法門已遍及藏傳佛教各派,鄔堅巴的著作仍是重要的修持口訣來源。

此外,鈷魯地區,亦為本尊總攝輪勝樂金剛的二十四聖地之一。總攝輪金剛教法,本是佛陀為攝受及調伏婆羅門外道中,以大自在天(濕婆大神,西瓦)為依怙的具緣眾生,所開顯出的即生成就法門。因此,其聖地亦經常是大自在天派的婆羅門聖地。而光是鈷魯地區,勝樂聖地就有「鈷魯達」(Kulluta)(鈷魯即因此而得名)、「梭日達」,以及「咱聯褡拉」(印度著名的八大屍陀林之一)等三處。此三地皆有大自在天的靈根聖石。「鈷魯達」聖山位於「德千穹闊」寺院的對山,在「鈷魯達」山頂有一聖石尤其靈異非凡,每年在固定的某日,其地上空必生巨響,而聖石亦必應聲裂開以相應和。

「鈷魯達」(Kulluta)

「鈷魯達」山頂供奉聖石的廟宇,由印度教徒看管

佛教徒在「鈷魯達」山頂煙供與放天馬

至於佛教勝跡,更是難以計數。如密勒日巴曾閉關的岩洞寺廟,在鈷魯地區就有不少。而藏傳佛教弘傳的區域,共有三尊長出頭髮的密勒日巴銅像,鈷魯地區附近即有兩尊(另一尊在西藏),仁波切曾親見鄰近建地的其中一尊。其髮絲甚為細軟,而且仍在生長。寺僧為防止信眾意欲領受加持,經常觸摸,以致污染聖像,因此塑造一尊胸腔鑲嵌玻璃的大金剛持銅像,將此一靈異聖像安置於金剛持像胸中,作為智慧薩埵,以供信眾朝禮。

另外,此地有一尊稱為:「嘎爾夏.帕巴」的聖觀自在菩薩塑像。嘎爾夏位於印度喜馬拉雅山的拉呼爾縣境內,在當地村莊有一所佛殿(外觀是印度式的廟宇)裡供奉著一尊非常古老的觀音菩薩聖像。每當信徒以最虔誠的心頂禮,或是一位已經證悟的上師向其頂禮時,聖像會流出甘露顯現加持。

「嘎爾夏.帕巴」的聖觀自在菩薩塑像與其佛寺遠眺


而在「咱聯褡拉」,有一顆稱為「多巴囊」的浮空之石。鄔堅巴上師在「咱連褡拉」閉關時,有二十四位空行母為試驗其成就,共同舉起一顆巨石投向鄔堅巴。上師立顯神通接住此石,並以神力令其常駐空中而不下墜,因此稱為浮空之石。由於至此聖石之下朝聖者甚多,在英國殖民印度時期,英人政府以為此石必有落下之日,為免傷及無辜,因此在此石之下堆築小石塊以承托之。然而今日如果檢視巨石之下的細縫,仍能證明此石確實仍然浮在空中。

鄰近地區也有一座馬亥聖山,山上墜落的山石經常會有信眾拾取。山石破裂的斷面,會呈現馬頭金剛與金剛亥母雙運的聖像。此外還有西藏大護法神(令.給薩爾王)的聖地、水色如牛乳的聖湖,和水泡可以點燃火焰的聖泉。

金剛瑜珈女的聖地西素苑(Sissu Park)

此外,由於此地離靈鷲峰、衹園精舍等佛陀勝跡,和蓮華生大士勝跡的蓮華湖(措悲瑪)(Tso Pema)都不至於太遠,而且是金剛乘佛教極為重要的聖地,古今造訪此地的三乘佛教大德絡繹於途。除前述的古德外,近代大德如第十六世噶瑪巴,即曾在1959年以前至此朝聖。第十四世嘉哇仁波切(達賴喇嘛),也曾在此地傳授過三次時輪金剛大灌頂,並且不是一般三永日的大灌頂,而是最詳盡的十永日廣軌大灌頂。由此可知,此地對佛教的重要性是如何的無與倫比了。

蓮華湖(措貝瑪)(Tso Pema)上方的曼達拉瓦閉關處

曼達拉瓦閉關山洞內所供奉的蓮師與曼達拉瓦的聖像


由於各派上師都深知此地的殊勝,因此經常造訪此地舉行法會,而且也興修了部份中小型的修院。如:達賴喇嘛噶瑪巴、薩嘉墀瑾(薩嘉鞏瑪仁波切)、宗薩欽哲仁波切(比爾地區)、竹巴康珠仁波切(札西炯)、鄔堅多賈仁波切等等大勝士,都在此地擁有分支寺院。因此穹恭仁波切計劃興築大樂法輪洲大叢林,此等大勝士也都極為歡喜讚嘆,以為竹巴傳承不僅必將恢復古代的利生事業規模,且能利益喜馬拉雅山區無數的佛子。以此為根據地,更能將竹巴教法宏揚至全世界。

但由於此地屬印度人所有,當地人也深知此地對佛教徒的意義,因此每逢佛教徒意欲購地修建佛寺,地價即會居高不下。而且喜馬拉雅山造山運動依然十分旺盛,仁波切在美國的建築師弟子預測,北印度必然會發生強烈地震,因此寺院的防震設計便更形重要。仁波切要求建築師,這座寺院的防震設計。必須足以抵擋芮氏地震儀 7 . 9 級以上的強震,而這也就是建築預算為何會偏高的原因。大樂法輪洲大叢林自公元2000年啟建以來,目前已完成整體計劃的85%,所需的淨資,離完成尚有一段距離,懇請十方護教大德,不吝護持,捐輸淨資,以共同願力,成就此一功德無量的事業。

依於佛陀的教授,佛弟子當以八正道持身,廣修六度萬行。為令佈施的大德能圓滿福慧二資糧,捐施淨資的大德請務必發願回向,仁波切將會帶領寺僧於三寶座前回向施主所願成辦。時值末法的今日,人類社會與大自然的諸多不安集中湧現。而佛教慈悲與智慧的教義,正是救護人類身心疾患,與維護自然環境所需要的妙藥。在價值觀紊亂,邪說橫行的黑暗時代,三乘正信佛法,更是眾生得以依止的安樂明燈。身為佛弟子的我們,當為正教的住世,教法的傳續,與人類社會的和諧,發起善願共同為成就人間樂土而盡一份心力。

 
Free Joomla Templates by JoomlaShine.com